疫情防控中如何准确认定妨害公务罪?两高作回应

疫情防控中如何准确认定妨害公务罪?两高作回应
(记者 王俊)新冠肺炎疫情发作以来,对波折疫情防控刑事案件的法令适用备受重视。在办案中关于以暴力、要挟办法回绝合作参加疫情防控的,能否确定为波折公事罪?日前,最高人民法院研讨室主任姜启波和最高人民检察院法令政策研讨室主任高景峰,承受记者采访时作出答复。姜启波、高景峰表明,在处理波折疫情防控的波折公事违法案件时,要点应当掌握两点:一是精确掌握波折公事违法的目标。2月10日,“两高”、公安部、司法部印发《关于依法惩治波折新式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防控违法违法的定见》,依据全国人大常委会相关立法解说的规则,进一步清晰波折公事罪的目标除了国家机关作业人员外,还包含在依照法令、法规规则行使国家有关疫情防控行政管理职权的安排中从事公事的人员,在受国家机关托付代表国家机关行使疫情防控职权的安排中从事公事的人员,以及虽未列入国家机关人员编制但在国家机关中从事疫情防控公事的人员等。他们称,因疫情具有突发性、广泛性,为了最大极限防控疫情,各级政府和有关部门需求安排发动居(村)委会、社区等安排执行防控责任,施行管控办法。关于上述安排中的人员,假如归于“在受国家机关托付代表国家机关行使疫情防控职权的安排中从事公事的人员”,能够成为波折公事罪的目标。二是要精确掌握公事行为的规模。关于依法从事疫情防控使命的人员,为防控疫情,按政府和有关职能部门一致要求采纳与防疫、检疫、强制阻隔、阻隔医治等办法密切相关的举动,均可确定为公事行为。“关于不符合上述两个条件,被要求检测、阻隔人以暴力、要挟办法阻止疫情防控作业不能确定波折公事罪的,能够依据其行为性质和损害结果,依照成心伤害罪、寻衅滋事罪、凌辱罪等依法追究刑事责任。”上述担任人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